宝塔河 悲剧不断重演(图)

    荆州新闻网消息(《荆周刊》特稿 文/记者传发 摄/刘寿林)长江宝塔河段,是一湾魅力无穷的江水,头枕万寿宝塔,眼眺长江大桥,轻涛抚岸,汹涌江水到了这里仿佛“温柔”了许多。每到夏季来临,江风习习,这里便成为人们游泳纳凉的“天堂”。

    但它又是一湾悲伤欲绝的江水,每年的夏天,都有一些鲜活的生命,从此踏上不归路!不知有多少可怜的人儿,在宝塔河江边,上演过一出出生离死别的人间悲剧。

    据不完全统计,每年夏季在宝塔河发生的溺水事故多达几十起,至少十几人被滔滔江水吞噬生命。

    6月16日,悲剧再次在宝塔河重演,一名19岁的青年在浅滩游泳时不幸溺水身亡。据悉,这是今年入夏以来,宝塔河第6个溺水者,其中4人是学生,2人是外地打工者。

    更令人担心的是,尽管媒体以及有关部门一再呼吁,尽管绝大多数市民也都明白野泳的危险性,但到宝塔河江边冒险游泳纳凉的市民仍禁而不绝,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深思和忧虑……

 

 

{Ky:PAGE}

 

 

    究竟有多少溺水一再重来?

    2007年6月上旬的一天,3名大学生相约到长江沙市宝塔河江段游泳玩耍,其中一名学生在沙市宝塔河段的沙洲上玩水时,不慎跌入江中身亡。

    2007年7月17日下午5点多钟,1名10岁左右的男孩和1名14岁女孩在宝塔河江边玩耍时,不慎落入江中身亡。

    2008年6月6日下午,一群十四五岁学生来到宝塔河江边玩耍。没过多久,其中两名男生玩着玩着就离岸边更远了。几分钟后,江面上传出了救命声。后经路人相救,一名孩子幸运被救上岸,另一个孩子却没能救起。据了解,那名不幸小孩一家人刚从湖南搬过来不久。

    2008年6月30日晚8时许,一名18岁的男孩在沙市宝塔河游泳时不幸被江水吞没。溺水者小王,老家在江陵农村,在荆州东门附近某汽修厂学汽车修理。

    2009年4月21日下午3点多钟,荆州市一所职业技术学校的学生在长江宝塔河段游泳时不幸被江水卷走。当天下午5时许,这名学生被被打捞上岸,令人惋惜的是,他已经溺水身亡。

    2009年6月16日,溺水身亡的那名19岁青年小夏,来自四川达县,到荆州打工只有五个月时间。

 

 

{Ky:PAGE}

 

 

    有关部门曾对溺水事件作过分析,被宝塔河江水吞噬的溺水者绝大多数是自救能力差的未成年人及部分外地来荆州的打工者。按宝塔河附近居民的说法,这些人水性不熟,对宝塔河江面特殊情况不是太了解,又疏于自我防护,出事在所难免。

    眼下马上又到暑假时节,可能有更多的学生伢不顾老师和家长劝阻来江边玩水,这种情形怎么不令人揪心!

    江水无情,有时候,好心救人者也有不幸葬身江腹的,他们有的和落水者一起失踪,有的虽然救起了落水者,自己却被江水冲走。这发生在宝塔河的惨剧不禁让人更加扼腕!

    2005年7月1日晚,沙市区一位姓罗的25岁青年和朋友在宝塔河湾纳凉时,突然在离他们不远的江水中传来呼救声,原来是一位妇女不慎滑入江中!小罗毫不犹豫纵身跃入风高浪急的长江救人,不幸和溺水者一起失踪。

    宝塔河缘何成为溺亡地?

    危险一:回流、漩涡

    6月22日傍晚,记者来到宝塔河江边看到,几个自认为水性不错的市民从观音矶下水向东顺流而下,一会便到了江心,然后返回到江边的沙滩上,让人看得直咂舌。

    观音矶有着“万里长江第一矶”之称,这一段突出的矶头原本是为了缓解长江上游的水对下游的冲击,也正是因为观音矶阻断了长江的水流,因而形成了这里大大小小的水下旋涡,宝塔河正位于这个漩流的中心。几位识水性者告诉记者,这个“怪窝子”,表面看似水流平静,其实水下暗流是向西回流的,像当天这样的较低水位,离岸30米后就从齐肩深的水,一下子深到3米以上,初来者一惊慌就会离岸越来越远。哪怕你再会游水,如果你不顺着回流往西漂浮或抢游,则很难上岸。

    再加上这里是长江航运的主道,每天行驶的船只不计其数,一艘船驶过,就会带起一波接一波的水浪,对正在长江中游泳的人来说十分危险。

 

 

{Ky:PAGE}

 

 

    危险二:浅滩、陡坎

    据宝塔河附近居民介绍,宝塔河沙滩处表面看起来水很浅,水流也平缓,但实际上水底有很多陡坎,对水底地势不熟的游泳者一旦不慎跌入,很容易导致爬不上来而溺水。

    除陡坎外,宝塔河沿线水域、江底不少地方都进行了抛石,部分水域还有桩基和码头的锚链留存,这些物品极易对人造成伤害。

    再者,宝塔河沿岸堤坡较陡,距岸边一两米处水深就能达到四到五米深,并且由于水温相差较大,在游泳时极易造成抽筋等情况的发生。

    危险三:堤坡、青苔

    不仅是下水的游泳者充满危险,即使是在岸边,由于堤坡较陡,堤坡长时间受江水浸泡会长青苔,这些青苔非常滑,行人在江边行走时,如果一不小心滑进江中,则很难爬得起来。

    据宝塔河附近居民介绍,去年6月底,4名初中女生在江边游玩,吃零食,其中一名女生到堤坡处用江水洗手时,脚下一滑,就沉到江里去了,她的同伴见状赶快去拉,结果4人都滑进江中。幸好路人及时下水相救,4名女生才幸免于难。

    怎么这么不长记性?

    《江汉风》竖起巨型警示牌

    前不久,荆州电视台《江汉风》在宝塔河江边竖起了一块巨型的警示牌。记者现场看到,警示牌上写有:宝塔湾河段水情异常复杂,不知吞噬了多少人的宝贵生命!危险……等字样。记者了解到,此前,长江河道管理部门曾在此竖过警示牌,但后来却没了踪影。

    荆州电视台新闻频道副总监江敏表示,宝塔河一带屡发令人痛心的溺水事故,每次《江汉风》在报道的同时总不忘提醒市民不要下水游泳,可这仍无法阻止溺水事故的发生。此次《江汉风》联合长江河道管理部门竖起这块警示牌,旨在提醒更多人随时注意,珍爱生命,不要轻易下水游泳。

    记者现场采访时注意到,确实有部分市民在看到这块醒目的警示牌后打消了下水游泳的念头。

 

 

{Ky:PAGE}

 

 

    警示牌下的戏水者

    但是令人忧心的是,仍有不少市民对警示牌却视而不见,还在江水中玩闹嬉戏。6月22日傍晚,记者看到,宝塔河江面一带挤满了游泳纳凉的戏水者,不少人骑着摩托车兴冲冲地赶来,迫不及待地下到水里后大呼玩得“爽”。

    记者还看到,几名背着书包的小学生来到江边,下到江水中,旁边也不见大人陪护,让人不禁为他们的安全捏把汗。

    这些戏水者中从60多岁的老者,到二三十岁的年轻人,甚至小学生都有,除少数人带了救生圈外,不少人什么防护措施都没有。当记者问他们怕不怕危险时,他们回答:“不怕,稍微注意一下不会有事的。”

    来玩水的更多是附近居民

    记者注意到,宝塔河江水中嬉戏的除了少数外地人,更多的是附近居民。记者甚至看到一位年轻的妈妈,在婆婆的“保护”下,怀抱着婴儿一家三代一起下到水里。记者问她孩子多大,得到的回答是:十个月。这位年轻的妈妈告诉记者,最近天热,她们每天都要到江边来耍一耍,凉快凉快。

    一位老者地对记者说,他姓李,今年68岁,是原沙市一棉的退休职工,在江边生活了一辈子,经常下水游泳。当问及担不担心危险时,李师傅颇有些得意地反问记者:“在这里淹死的你几时听说是我们本地人?只有那些外地人不识水性,又喜欢逞能,才容易出事。”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这些下水游泳者普遍认为天然水玩得更爽,又不像游泳池需要花钱,只要稍微注意,玩水就不会有问题了。

    除宝塔河外,记者连日来在沙市长江沿岸看到,下水游泳者几乎随处可见,他们好像根本就不在乎什么危险,个个玩得看起来都很开心。

    宝塔河何时成为安全港湾?

    “守”住长江,组织巡逻劝人莫下水

    一直以来,荆州市政府是禁止在长江里游泳的,可下江里游泳总是屡禁不止,由此每年长江里溺水事故也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

    据了解,去年7月,长江宝塔河一带先后发生了3起溺水死亡事故后,引起市委书记应代明的高度关注。应代明亲自致电沙市区相关领导强调,暑期要想方设法劝阻或制止中小学生前往宝塔河戏水或游泳,让中小学生过个安全快乐的假期,让学生家长放心。

    随后不久,一支由10多人组成的“快乐妈妈”守护队又开始在沙市江边义务巡逻,她们每天分早晚两班在江边巡逻,劝戒来此游玩的大、中、小学生远离江水,提醒市民在江边游玩注意安全等,避免发生溺水事故。这支“快乐妈妈”守护队队员大都是沙市解放街办家住江边的居民,平均年龄55岁。

    堵不如疏,能否就地建天然游泳池

    既然在长江游泳屡禁不止,采访中有市民建议:堵不如疏。目前,武汉正在汉江边修建一个大型的天然游泳池,荆州是否也可以考虑在长江边建一个大型天然游泳池,以满足全市游泳爱好者和市民的需求。

    记者了解到,去年荆州一位热心市民曾找到有关部门,称想和几位朋友共同出资20万元,在沙市宝塔河江段,建一个天然游泳场。他理想中的游泳场是像农村养鱼的网箱,用钢筋做骨架,上面铺钢模网,然后用浮桶使其悬浮在水中,人在里面游泳时可站在钢模网上而不会沉下去,并且周围的护拦可以使人不被水流走;游泳场面积约为1000平米,分深水池和浅水池。游泳场建成后,小朋友可凭学生证前往游泳,每人仅收1元;成人的票价也会不超过5元。

    最近,记者在沙市区政府网站上还看到了长江河道管理部门对此的反馈意见:可。与管理规定无大冲突,请投资者协调好周边水域利害相关人的关系和安全问题。

    记者注意到,该反馈的日期是2009年3月18日。

    (原文见《荆周刊》2009年第26期)

【延伸阅读】
荆州新闻网微博
【看到这篇文章你的心情是?】
【新闻评论】
【更多相关】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