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高菊:12年不离不弃 照顾痴呆丈夫和患病婆婆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信息 正文 来源: 荆州日报 时间:2016-11-15 10:31

  湖北省公安县章庄铺镇荆红村6组的周高菊,照顾因病痴呆的丈夫和半身不遂的婆婆,12年来不离不弃,她用温柔和坚韧,谱写了一曲夫妻之间、婆媳之间的大爱之歌,受到乡亲们的一致称赞。

  1989年她经人介绍与同村青年魏召齐结婚。魏召齐生于1968年,是家里的独子,初中毕业后从师学会了裁缝。周高菊不仅模样俊俏,而且聪明能干,女红农活样样在行。闲暇之时,她向丈夫学缝纫,一个是手把手教,一个是诚心诚意学,夫妻二人恩恩爱爱,小俩口从没因家境的贫寒红过脸。

  2000年8月的一天,魏召齐感觉头疼,发烧,以为是感冒了,吃点药就能好。后来到附近一家诊所输液,没有好转,渐渐的出现晕迷,于是转入东莞市人民医院,专家确诊为病毒性脑膜炎,生命垂危。听闻这一结果如晴天霹雳,周高菊嚎淘大哭,恳求医生救命。经过一个月的治疗,魏召齐的性命是保住了,但记忆完全丧失。6万多元的医药费已经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出于经济上的考虑,一个月后,周高菊带着病中的丈夫回家乡继续后期治疗。

  令周高菊万万没想到的是,回家后的魏召齐情况是如此遭糕,他不知道这是自己的家,不认得父母、孩子,吃饭不知饱,洗澡不知道完。长年累月,尽管一家人悉心照料,但他的病起色不大,且不配合治疗,脾气变得异常暴躁,动不动就骂人,摔东西。有时周高菊在外忙活半天,回家看到满屋被丈夫扔得乱七八糟的东西和那双陌生的眼神,她不禁悲从中来,躲在内里大哭一场。

  魏召齐一外出就不记得回家的路,即使农忙时节还得要人去找他回来吃饭。一天,他突然倒地,口吐白沫,身体僵直,一家人慌忙抢救,事后打电话询问东莞人民医院的主治大夫,回答说这是癫痫后遗症,恐怕要伴随他后半生。

  2003年,魏召齐的病情稳定下来了,慢慢认得家里人,全家人为之高兴,为了缓解家里的经济困难,周高菊决定辛苦二老,将孩子和丈夫交给他们,自己重返广州打工。听到这个决定,二老几天没作声,他们怕她一去不回。动身那天,公公送她上车,车开动之时,嘱咐她早点回来,说罢泪流满面。周高菊看到公公己是满头白发,这两年明显老了许多,想到往日去打工夫妻二人有说有笑,顿时五内俱焚,连忙将头扭过去,躲在车内痛哭。

  在制衣厂,她白天拼命工作,夜晚记挂丈夫、思念儿子和家人,经常以泪洗面。遇到特殊的日子,比如家人的生日,就是干着活也会忍不住哭起来,惊得同事们都围上来宽慰她。得知她丈夫的病情后,有的出于好心劝她趁年轻离了,她说,夫妻一场不容易,这种缘份,值得我们一辈子去珍惜。以前他对我那样好,我们打拼多年才有现在这个家,如今趁他生病就离开他,这样对不起天地良心,对不起家人、孩子。人生在世,良心的折磨比生活的艰辛会更难受!只要他在,我就不离开这个家。

  2005年5月2日,她在车间突然接到儿子的电话,说奶奶病倒住院了,要她速速赶回。她一下车直奔镇上卫生院,只见病床上的婆婆不省人事,憔悴不堪,公公含着泪告诉她说是脑中风。周高菊想到这几年婆婆里里外外,苦苦支撑,本来瘦弱的她积劳成疾一病不起,想到家里的丈夫还无人照管;再想往后这一家的担子全压在自己身上,只觉得天塌了下来一般,黑夜茫茫不见出路,当场嚎淘恸哭。见她哭,公公也伏在病床上大哭起来,儿子见到这样,也急得大哭,一时满病房都是哭泣声。医生护士以为病人去世,急忙赶来制止,叫她如何止得住,几年的辛酸一股脑儿的倾泻下来。

  用周高菊话说,哭归哭,路还得靠自己去走,日子还得过,只要我不倒下,天大的困难还得自己扛。由于经济困难,婆婆脱离危险期就回家医治了,她偏瘫在床,左边身体失去了知觉,不能动。差不多一年时间,全靠周高菊和公公端屎端尿、端茶递水照料,包括时常犯病的丈夫,家里常年两个病人,丈夫洗头、洗澡至今都是周高菊代劳,热天不能让他热,冷天不能让他冷,魏召齐一感冒,一天就要犯三次癫痫。公公年迈,体力难支,只能做周高菊的帮手,她成了家里的主要劳力,在家洗衣做饭,在外耕田种地,回家做女人,出门做男人。也就是在这一年,她的力气仿佛长了许多,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夜深人静,腰痛得无法入睡,看着身边酣睡的丈夫,她只好咬紧牙,把泪水往肚里吞,第二天照样做事。

  周高菊的爱心与孝心得到了乡亲们的赞誉和同情,大家纷纷伸出援助之手,农忙时主动帮她干活,给她增添了战胜困难的勇气。特别是她儿子的高中阶段,家庭经济相当困难,经常缺钱少米,整整五年,她没买一件新衣服,穿的都是姐妹们给的。

  事后,有人问她是否后悔过,她说:“没有后悔,我认为这都我该做的,我既然跨进这家的门,就没想到再跨出去。困难并不可怕,只不过是别人在桌上打麻将的时候我在地里劳动罢了。”


0
编辑: 冉秋实
 

更多>>华推荐

更多>>点排行

更多>>门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