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尽生命铸税魂 追记监利县国税局税政科科长胡传文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荆州政务 正文 来源: 荆州日报 时间:2017-03-20 14:40 -纠错

  2月21日,子胥故里寒风骤起,连续多日的晴暖天气戛然而止。

  监利县国税局会议室里,10多名机关干部围坐在一起,气氛从未如此凝重。那些日夜鏖战的画面、那些以苦为乐的日子、那些共同收获的片段……在这一刻,化作无尽泪水,汇聚成对一个好干部、好同事、好朋友的深深哀思。

  3天前,监利县国税局税政科科长胡传文走了,走得那样突然。

  家人不舍——在送往武汉救治的路上,胡传文以为自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没有跟妻子彭云霞打个电话,不想这一别竟成永别,胡家从此少了这个“顶梁柱”;街坊邻里不忍——这个为人谦逊、乐善好施、整天乐呵呵的人,怎么说走就走了,“太可惜了”;

  纳税服务对象不信——受访的几位纳税服务对象中,有的刚刚得知胡传文去世的消息,“不敢相信”是他们的第一反应,“是胡科长让我们改变了对国税干部的认知”;

  同事们不愿——55载人生、37年国税岁月,胡传文一生坚守一线、一生奉献一事,用生命诠释了一名共产党员的责任担当,书写了基层国税干部的崭新形象。

  几天后,同事郑勇平在翻看老胡的微信时,无意中发现他的微信签名:“点燃自己、照亮他人”。这句平日看来不太惹眼的话,“此时此刻,竟如此感人、震撼”。

  未完成的“上门辅导”

  3月14日,记者在胡传文曾经工作的办公室看到,一叠企业申报出口退税的材料静静地躺在办公桌上。

  材料最后一页,胡传文留下他最后的工作记录:2月17日下午,到县经济开发区香港家居产业园泽福木业。

  胡传文所在的税政科业务庞杂繁重,上要对口上级局5个科室,下要对接5个基层分局业务,加上全县1万余户纳税人的培训指导,千头万绪,任务重、压力大。 17日14时23分,胡传文如约赶到设在县经济开发区的税源管理科办公室,与副科长刘勇碰头,两人打算一起到泽福木业“上门辅导”。

  泽福木业是该县一家生产家具的大型企业,去年底,在胡传文的指导下顺利办理了首次出口退税。可在之后申报出口退税时却“频亮红灯”,他们提供的相关电子数据、纸质材料多次出现错误。

  “泽福木业一直由胡科长负责,他说自己必须再到企业进行有针对性的辅导,以免因申报有误产生不必要的损失。”刘勇说,胡科长太忙了,时间改了几次,终于在那天下午“插了个空”。

  因企业临时有客户要接待,胡传文将约定时间推迟到16时30分。两人在办公室一边研究工业园区企业工会经费代征事项,一边等待。

  16时刚过,胡传文突然捂着胸口说:“心里不舒服,扶我到沙发上坐一下。”

  “我靠近一看,他额头挂上了豆大的汗珠,脸色煞白,嘴唇乌紫。”刘勇立即劝他去医院,他却摆摆手说,“躺躺就好”。

  几分钟过去了,胡传文心口越来越痛,这才答应去医院。“路上,胡科长还不忘让我跟企业说声抱歉,‘上门辅导’的事只得再定时间。”刘勇回忆说。

  经监利县人民医院初步诊断,胡传文为主动脉夹层破裂,急需手术。18时30分,载着他的救护车驶出监利,向武汉飞驰。

  翌日12时40分,刘勇和副局长王冬平赶到了武汉同济医院,此时胡传文刚被推进手术室。他接受的是主动脉人工血管置换+右冠脉搭桥手术,尽管医生已经告知“手术成功率只有10%”,可守候在手术室外的亲人、朋友和同事仍然相信,奇迹一定会发生,老胡能平安回到大家身边。

  可现实还是那样残酷无情。原本需要11个小时的手术,只进行了5个多小时——胡传文主动脉严重破裂,累及右冠脉,抢救无效,被宣布不治。

  22时,载着胡传文遗体的车辆驶进监利城区。惊闻噩耗,40多位同事守候在殡仪馆,迎接老胡回家。挤在人群之中,刘勇再也忍不住泪水,失声痛哭。

  业务尖兵攻坚营改增

  2016年3月5日,李克强总理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出:今年全面实施营改增。从5月1日起,将试点范围扩大到建筑业、房地产业、金融业、生活服务业,并将所有企业新增不动产所含增值税纳入抵扣范围,确保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

  一年后的3月5日,李克强总理再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说:过去一年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全年降低企业税负5700多亿元,所有行业实现税负只减不增。

  庄严承诺,圆满兑现。数字的背后,凝结着胡传文们的智慧与汗水、奉献和责任。

  四大行业户数众多、业务形态繁复、利益调整复杂,全面实施营改增,对基层国税部门而言,任务重、要求高,最难的是“时间紧迫”,留给他们的有效工作时间不足50日。按照上级要求,5月1日,四大行业纳税人可依法依规开具增值税发票,必须在节点时间之前,完成地税转移的1369户纳税人的“全面准备”工作。

  攻坚营改增,胡传文身先士卒:户籍交接、核查采集、信息录入、政策辅导、业务培训、技术保障、政策宣传等7大类25项具体工作交叉进行、紧张推进。

  4月20日21时许,忙碌了一天的税政科科员李云霞长舒了一口气:“天天都是10点多下班,今天终于能下个早班了。”

  正要关电脑,才发现工作群里还有未读信息:各地须在当天上报进控纳税人名单。

  系统中的纳税人信息必须确认无误才能上报。500多纳税户数据一一核对,没有五六个小时肯定完成不了。李云霞退却了,她劝胡科长:“您跟市局打个招呼,明天上班再核对上报。”

  “各地都在加班加点,我们不能拖后腿。”胡传文坚持执行上级命令,和小李一起“赶工”。11时许,任务才完成了一半,胡传文带着剩下数据回了家,工作至凌晨1点多。

  李云霞说,在胡科长这里,任何问题只要认真干、加紧干就能解决。

  “老胡,这回再不能‘放鸽子’了,我把票都订好了啊……”4月底的一天,彭云霞通过电话最后一次确认胡传文“五一”休假到云南团聚,行程还没说就被老胡打断,“5月1日是开票首日,我必须得在,你还是把票退了吧。”这是营改增期间,老胡第三次拒绝妻子的旅行计划。

  营改增这场硬仗打响后,胡传文和同事们“日光加灯光”、“工作日加节假日”,50多个日夜连轴转,确保了5月1日全县四大行业纳税人依法依规顺利开具增值税发票。至6月28日,监利县营改增四大行业申报1087户,入库税款991万元。

  副局长王冬平说,这场“硬仗”打得漂亮,得亏了胡传文这个专家型干部,政策掌握全、关键点把握准。

  胡传文的专业能力,同事和纳税服务对象有口皆碑,被大家称为“政策活集”:现行政策,他不仅熟知,能指导同事具体操作,还能给纳税人讲个透彻;新政策,他总是第一时间就能搜罗来大量资料,带领科室同事一起看要点、学关键。国税总局下发的8万字《营改增政策解读》,胡传文边学边用、边用边学,硬是啃了下来。

  营改增后,建筑业税率从原营业税时的3%跃升至11%,这让大多数建筑企业十分紧张。3月19日,县国税局第一次邀请全县40余家建筑业企业座谈,原本计划的营改增政策宣讲,变成了一对一“质询”。带着抵触情绪的企业人员抛出一个个尖锐、刁钻的问题,胡传文始终笑脸相迎,通俗易懂地讲解政策要点,客观实在地分析具体问题。

  在这期间,针对不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相关政策也在不断更新完善。建筑业新、老项目如何界定,房地产商们有些拿不准。座谈会上,湖北栖湖置业有限公司财务总监谭曲以该企业一在建项目为例“试探”老胡。

  胡传文没有“随口作答”,也没有“忽悠了事”。第二天,他专程来到项目工地,一番现场调查了解,将相关情况形成书面材料汇报给上级部门。不久后,这一类的问题有了明确的政策依据。谭曲被胡传文的专业能力折服了。

  年底,经湖北栖湖置业测算,其税负整体下降了1%,真切享受到了国家的减税福利。今年,企业总部计划在监利追加投资两个项目。

  从接到营改增任务到如期转换、平稳运行,17场政策宣讲会、1000余人次现场辅导、40余次上门指导,近1个半月时间里,胡传文每天超10小时高负荷运转,以实际行动践行了“知难而进、坚守使命、追求卓越”的营改增精神。

  疏忽了家人,忘记了自己

  在一大堆荣誉证书中,一本早已泛黄的小本子格外显眼——注册税务师证。

  自穿上税务制服后,胡传文几乎年年获表彰。可妻子彭云霞在清理办公室遗物时,找出了几大袋奖状、荣誉证书,这其中大多数她都未曾听老胡说过。

  2001年,胡传文走上县局税政科科长岗位。那时起,他既当指挥员,又是战斗员,还是后勤员。可忠孝总难两全,家人眼中的“中国好姐夫”、“家族顶梁柱”,渐渐地“变了”。

  彭云霞对丈夫的忙感触最深。

  因为各项工作和数据要结账,每年底是胡传文最忙的时候。2015年12月的一天晚上,彭云霞突发重病,胡传文得知后火急火燎赶回家并将她送到医院。陪护一夜后,胡传文买来早餐,留下纸条“今天市局还有个重要的会议”,便悄悄离开。

  一走就是一天。彭云霞身上一时热、一时冷,病因仍未找出,身体极度虚弱,还因疑似结核病被暂时隔离。就在几天前,同病区一位30多岁的患者,因误诊而病危。

  当天夜里,胡传文才从荆州市局赶回医院。第二天,彭云霞的床头,还是一份早餐、一张纸条。

  住院期间,主治医生告诉彭云霞:“马上给你抽骨髓做检查,快通知你爱人来签字。”此时,胡传文正在一家企业做税收政策辅导,手机里的空音响了很久。

  如此折腾了一个多星期,终于有了诊断结果,是病毒性脑膜炎,且病情已经十分危急。得知病情的严重性,胡传文才带着妻子去武汉治病。可过了一天,他竟又将病重的妻子托付给武汉的好友照顾,自己赶回了单位。

  胡传文就是这样,一干起工作,就疏忽了家人,更忘了自己。

  “你痛风发作,脚疼得连路都走不好,自己不请假;肾结石发作,还是不请假,在会上被同事抬到医院。”彭云霞望着丈夫的遗像号啕大哭:“跟你说过多少回你不听,现在再说,你也听不到了。”

  叔父胡厚碧也曾为胡传文只顾工作的事谈过话:“这么多年,就晓得拿命拼,也不晓得圆滑一下。要不然,也不会一个岗位搞16年。”

  胡传文和老叔父推心置腹:“组织上将这个位置交给我,就是对我的肯定,相信我一定能胜任。没有能力而妄居高位,势必为害一方。”

  胡传文离开后,亲人们围在遗体旁,泣不成声:“叔叔急病住院头一天,你就守了一整夜,第二天清晨红着眼去上班”;“母亲白内障手术,你一下班就打包盒饭往回赶”;“有些小事,我们晓得,你不是不愿意帮,而是工作上实在抽不开身”……

  最后一次“失约”

  每月20日之前,监利玉沙集团的出口退税款,总能准时返还到位,并投入新一轮生产。

  今年2月,这笔资金却迟迟未到账,异常引起了集团财务负责人潘丽华的注意。她立即电话询问公司老总,可得到的回复至今也不愿意相信:“这么好的国税干部,怎么可能说走就走了呢?”

  为玉沙集团服务11年,这一次,胡传文“失约”了。

  2006年11月,玉沙集团生产的纺织产品首次出口东南亚国家。自那年开始,胡传文便一直为该公司出口退税提供服务,至今从未间断。

  11年,玉沙集团的纳税信用等级始终为A级;11年,他们的出口额从零跃升至3000余万美元;11年,因为资金流转通畅,他们度过一个又一个困难时期,逐渐成长为全县支柱产业。

  2015年4月发生的一件事,潘丽华印象最深。

  因公司一名报关员严重摔伤一直在医院治疗,9份报关单未能按期申报出口退税。按照有关政策规定,企业超过报关期,期间的出口产品不享受退税政策。

  9笔单子、共116万元,消息传来,还在病床上的报关员吓哭了。身为财务负责人的潘丽华,也急得直跺脚。

  怎么办?潘丽华第一时间想到了胡传文。接到求助电话,胡传文立即到企业、医院核查情况,经认真分析后,认为符合补办规定。一回家,胡传文就坐到电脑前,为玉沙集团起草申请书,次日便提交局办公会。散会后,有人提醒他:“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尽量帮企业解难题,就是扶持税源,为国家增税收。”这是胡传文的工作原则,又岂会知难而退。当日下午,他就带着申请书,驱车前往市国税局,为企业寻求政策支持。

  经过一系列流程,前后60多天,事情终于有了回报——玉沙集团116万元退税款全数挽回。那名报关员激动得热泪盈眶。

  11年的交情,潘丽华深深地知道,胡传文对工作有多上心、对纳税服务对象有多用情,对自己、对亲人却“太讲原则”。

  直到胡传文去世后,潘丽华才知道他的亲弟弟一直在玉沙集团工作,从事的却是搬运产品的苦活、累活。弟弟早有怨言,多次找到胡传文:“你是穿制服的、又是管他们的,难道不能打个招呼,帮我调个轻松的岗位吗?”可一次又一次,弟弟的要求都被他拒绝。

  在许多纳税人的印象中,胡传文始终有问必答、有求必应、有困难就上门服务。宣传营改增新政期间,他和同事给城区餐饮和住宿企业送去“便民办税服务卡”。正值酷暑天,数公里路程、百余家纳税户,胡传文硬是一家不落地走访完。

  37年职业生命里,不论事情大小,不管工作难易,一桩桩、一件件,胡传文从未有半点懈怠。

  37年后,一座上足了发条的钟,还是停摆了。

  胡传文真的走了,永远地走了。

  追悼会上,同事们来了,退休多年的老领导来了,因为工作变成朋友的纳税人来了,对口市局业务科室的同志也赶来了……为了再看他一眼,送他最后一程。

  “点燃自己,照亮他人。”胡传文做到了,他用奉献的一生,吟唱出一曲尽忠职守的国税人之歌。(记者吴杰肖潇刘蜜通讯员程和平李家胜)


0
编辑: 柯亚琴
 

更多>>华推荐

更多>>州政务

更多>>州新闻